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播報 > 會員動態 >

長三角“綠金”峰會論道南京江北新區

發布日期:2019-05-05 15:46:15 來源:江蘇省金融業聯合會
4月19日,長三角一體化綠色金融發展高峰論壇暨新金融產業項目簽約儀式在江北新區新金融示范街區舉行。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藍紹敏在會上為10內國內知名專家學者頒發了首批揚子江新金融智庫專家聘書,并與嘉賓共同進行了江北新區創新金融生態示范區、中國內地企業赴港上市服務中心、綠色技術國際合作產業化平臺的揭牌。紫金財險、倫敦科技城等15家國內外機構與江北新區簽訂了合作協議。
 
\
 
新金融,產業是基礎
 
去年,江北新區提出了 “兩城一中心”的建設思路,即以相關產業為核心的“芯片之城”、“基金之城”和“新金融中心”。當時,江北新區給“新金融”下的定義是科技金融+金融科技+綠色金融。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血脈,是城市經濟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在今天的論壇上,藍紹敏提出南京市、江北新區要發展新金融,產融結合是第一位。他表示,新金融首當其沖的就是創新,要加快推動金融創新與產業深度融合,促進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三鏈成環。同時加快建立科技推動金融創新、科技推動金融的良性發展格局,使江北新區成為泛長三角地區新金融中心城市,將高端金融資源與新金融業態集聚起來,迸發出新金融的活力。
 
在長三角一體化的大背景下,有上海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珠玉在前,江北新區要想打造金融集聚區,需要找到自己的獨特定位。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就表示,制造業一直是江蘇的強項。以這樣的產業背景來促進新金融的發展,并反推智能制造的升級,是江北打造新金融中心的潛力所在。
 
事實上,產業的重要性一直很顯著。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盧中原認為,中國經濟在中長期進入了增長下行階段,比起關注某一季度的經濟數據是否反彈,更需要關注的是有沒有找到新的增長極、新的發展動能。
 
國創中鼎合伙人顧滌非則這樣描述產業與金融的關系:產業是場景、是流量、是實際存在的需求,科技是去除場景中低效率的工具,而金融的背后是牌照,是一種運用資金的資源。三者合一,才是一個完整、高效的體系。
 
今日發布的江北新區新金融產業定位信息對此亦有所提及。在江北新區新金融產業發展目標與路徑的規劃中,力爭分三步走在2025年將江北新區建設為新金融綜合影響力最強的地區,達到新金融增加值破千億。而路徑的第一步,就是在2020年時將新金融的產業特征給塑造鮮明。


\

資源匯聚,開放的新金融中心
 
除了依托優質產業外,江北新區在新金融中心的建設上也積極引進國內外的資源,并嘗試在機制體制上進行突破。
 
江北新區提出,要圍繞江蘇省企業“科技出海”,推動OSA和FT兩類賬戶功能突破,吸引四類離岸金融機構,爭取企業稅收、轉口貿易的政策突破,打造“一帶一路”離岸金融創新中心。受持股比例放開、 QDII額度提升等政策利好,外資保險、外資私募、外資銀行迎來了新一輪來華布局的熱潮,江北新區也將重點關注和招引。
 
此外,江北新區同時注重傳統金融的增量吸引,例如在資管新規下衍生出的銀行理財子公司等。這些傳統金融機構具有規模大、能級高的特點,在新政策與新趨勢的作用下也在積極謀求創新。

倫敦科技城國際合作中心主任Stephan Kuester在論壇中闡述了他認為科技能能發展起來的三大支柱,分別是與監管者的有效合作;技術出身企業家的技能;以及對于這些技術型企業家在財務、股權等方面的持續培訓。
 
江北新區也在監管者職能上做積極探索。江北新區表示要打造全國首批金融監管沙盒,希望在獲得銀保監會的批準后以銀行業為切入點開展監管沙盒試點,允許持牌銀行機構率先開展金融創新。之后,在機構準入范圍、業務準入范圍、牌照申請綠色通道等方面不斷探索沙盒機制應用范圍的拓展。
 
論壇上,部門專家學者也對江北新區新金融的發展提出了一些其他建議。例如魯政委指出,在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務、防范金融風險舉行的第十三次集體學習中,風險投資被放在了首位,可見重視程度。風險投資是以股權為基礎,對于許多科技創新企業的支持是信貸與債券無法做到的。這一塊可以成為江北新區的發力點,也是對于科創板的呼應。
 
長三角一體化,江北新區需要“屬地資源”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在去年11月時上升為國家戰略。
 
原國務院國有重點大中型企業監事會主席季曉南分析,從目前的地域經濟特征來看,傳統的重化工業、能源省份經濟大幅下滑;西部地區增長較快,高于全國,而東部地區繼續保持較快的發展勢頭。各個區域內,不同省份的發展也存在一定分化。
 
而用一體化來對沖區域之間的分化、同時要代表國家的實力和發展水平,贏得國際競爭、合作的主動權和戰略制高點是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吳曉華認為的長三角一體化戰略使命所在。
 
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院長劉志彪認為,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反映的是從前分割治理向協商化治理方式轉變。以往,上海作為這一區域的龍頭,更多的是發揮了對外開放的作用,而對內的帶動作用不足。一些上海獨享的國家政策優惠也無法被長三角地區其他省份吸收。
 
而現在,國家層面高度重視向內的挖掘,這也是一體化下其他省份的機會。劉志彪提出,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的定位應該是“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科技創新發展中心區”,江北新區在位置上不處于對外的前沿,空間有限;但如果成為對內開放的載體、積極打造科創產業力量則意義重大。
 
對此,著名經濟學家黃江南也在論壇中提出了相似的論斷。他認為,一個地區的資源一定要有“屬地”概念,這個資源不光指自然資源,也包括制度、體制等。江北新區如果能充分做好科創力量的發展,那么這將成為江北新區最具競爭力的地方。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